非洲这片神奇的土地随着人们对她的关注和认识

来源:未知日期:2019-07-10 浏览:

  旅行家们从非洲欧洲尽头回来了,内心充满了感动与满足。感谢阳光旅行家会员的支持,此篇优美的游记文字由“未来作家”邓维女士提供!

  经过16个小时的飞行,加上在迪拜转机的两小时,离开北京18个小时后我们才抵达卡萨布兰卡,由于时差7个小时,我们抵达时正值当地中午,吃了当地有名的塔吉锅,库克库克等摩餐后,我们就直奔号称世界上第三大清真寺,也是唯一一座建在海上的清真寺~~

  这座清线万人同时做礼拜。清真寺的顶部可以打开见到蓝天,寺内建造精良,光是水晶灯的建造就用了意大利水晶56吨,可以和阿联酋阿布扎比清线吨黄金装饰媲美了!精美的雕刻和彩绘让人叹为观止,清真寺的典雅大方给人以深刻印象。大门全部用航空用的钛合金建造以防大西洋海水潮湿的侵蚀。地下室是全部用大理石建造的莲花状穆斯林祷告前做小净用的洗漱装置,规模之大,设计精巧让人赞叹。

  离开清真寺我们又直奔瑞克咖啡馆,因为是人家中午休息停止营业时间,我们只是在外面拍照留念而已。有几位执着的团友一定要在晚上咖啡馆开业时进入里面就坐点餐,体会《北非谍影》中的场景和浪漫,不失为一种怀旧的情调,值得称道。

  卡萨布兰卡的逗留时间太短,还没有细细地端详她明早就要启程去马拉喀什了,摩洛哥神秘的面纱才刚刚掀起一角,接下来更加的神秘和精彩或许就在前方吧!

  马拉喀什是摩洛哥第二大城市,在阿拉伯语里是红色之城的意思。历史上曾两次做为摩洛哥王朝的都城,时至今日,城内无论欧式建筑还是本土建筑,无论是豪华的别墅还是平民的房屋,建筑的外饰都沿袭呈赭红色的,存在了近千年的老城墙和黄宫同样是赭红色的,使马拉喀什的红色之城名不虚传。

  我们是开车走高速公路去马拉喀什的。导游介绍摩洛哥的高速公路与国内不同,服务区相对很少,所以上路之前要做好准备,不然内急还是挺麻烦的。

  干燥的气候和长期的干旱使沿途的土地贫瘠,几乎是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和上帝眷顾、水草丰美的欧洲大陆相比,这里似乎是被上帝遗忘的角落。不过接近马拉喀什时,有些被圈起来的类似苗圃的绿地出现,但无论是橄榄树苗或仙人掌类植物的都是人工浇灌和养护的。进入马拉喀什,道路两旁的热带植物和夹竹桃渐渐多了起来,红色的房子和不大宽阔的街道在绿植的陪衬下使得马拉喀什看上去干净漂亮。

  由于距离欧洲许多城市很近,所以许多欧洲游客都喜欢到这里度假和旅行,由此马拉喀什也有欧洲后花园的美誉。城市分为新城和老城,老城受欧洲文化的影响很深,有很多咖啡馆和街边闲坐品食咖啡茶点的摩洛哥男人,街边商店的招牌上同时标有法文和阿拉伯文,人们的语言也是多样化的。

  老城的房屋虽然有些破旧,但在这坚固城墙和一些仍在使用的城门映衬下,那种沧桑和原本的感觉还是很有韵味的。城市中各国生产的汽车川流不息,因为是旅游城市,出租车,游客乘坐的马车,速度极快往来的摩托车和熙熙攘攘的来往不同种族的人群,构成了马拉喀什繁华的市井,也使得城市似乎有时空穿越之感。

  清真寺建造时宣礼塔尖的建造用了大量香料,据说至今仍有香味环绕宣礼塔,故此塔也称作香塔。

  清真寺外的广场是城市的中心地带,每逢华灯初上,广场上布满了各种摊位,耍猴弄蛇变魔术的,街头艺人,游览的游客使夜晚的广场热闹非凡,这热闹每晚持续到后半夜,所以这广场原有的名字几乎被叫做不眠夜广场取代,是马拉喀什非常著名的地方。

  我们去溜达了一圈,和这市井文化不同的,在马拉喀什有一座精美的马约尔花园,是一位叫做马约尔的画家建造的热带植物园,里面布满了奇花异草,设计也精美无比。参天的竹林树木使花园成了世外桃源,远离了园外的干燥炎热,清凉宜人。马约尔辞世后被埋葬于此,仍然固守这着这美丽的花园。

  后来,大名鼎鼎的伊夫圣罗兰将花园买下,以他对时尚的敏感和对艺术的认知使得花园更具艺术的品味。在花园的旁边,设有世界上仅有两座伊夫圣罗兰博物馆的其中一座,内里他的作品展示美轮美奂,让人目不暇接。

  在伊斯兰文化中,穆斯林可以娶四位妻子,但必须对她们平等相待。能娶得起四位并能给以同等待遇的恐怕一定是有钱人士吧。房子坐落在老城区,与老城墙老街区为邻,别有一番风味。

  离开马拉喀什,经过6小时穿越阿特拉斯山脉的长途跋涉,我们到达瓦尔扎扎特。这是一个临近撒哈拉沙漠的小城。

  从马拉喀什到瓦尔扎扎特走盘山公路,这让我想起以前国内交通不是很发达时,坐车行走很短的距离也是要行走很长时间,哪像现在,高铁,飞机,高速公路拉近了国家,城市和人们之间的距离,真是一日千里万里。道路两旁是延绵起伏无尽的山脉,很少有植被,如果不是导游给播放具有浓郁阿拉伯风情和有节奏感的伯伯尔音乐,旅途会枯燥乏味的。如果不是听着这异域风情的音乐,真不知道是在异国他乡旅行,窗外的天高云淡,寂寞荒凉很像在大西北的崇山峻岭中行走呢!摩洛哥南北的气候差异挺大,越过山脉顶端,明显感觉到口鼻的干燥,我们离世界第一大的撒哈拉大沙漠越来越近了!

  到达瓦尔扎扎特地区已是当地时间下午近三点钟了,我们到达一座叫做阿伊特本哈杜的村落,这里居然有一家叫中国红的餐厅,老板是一位来自重庆的女人。厨师也是来自她家乡的亲戚,做出的菜肴是我们这几天吃过的中餐最地道的,大大安抚了大家的中国胃,团友们大加赞赏。

  用餐后我们徒步去到河对岸建在山上的瓦尔扎扎特民居的典型代表村落参观游览,土坯建造的房屋窗户很小,屋顶是由当地一种叫做柳条木在我看来像秸秆编织而成,上面再盖以其他东西,据说很透气还能防止蚊虫进入,房屋冬暖夏凉,非常适宜在这干旱燥热地区生活的人们居住。和不用一滴水做成的塔吉锅一样,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啊!村里的人们大都已搬至河对岸居住,这里已辟为专供游人参观购物的场所。

  这里的伯伯尔人很有绘画的才能,他们用藏红花水在纸上画上他们想画的东西,在火上一烤,画面立刻从无色变为有色,画作立刻神奇的出现了,让人惊奇。

  参观过后我们又驱车来到奥斯卡电影拍摄地,这里是很多好莱坞电影的拍摄基地,有很多为电影拍摄所搭建的建筑和一些道具。

  旁边就是奥斯卡酒店,我们今晚就下榻这里,酒店环境优美,充满电影元素。我们居住的房间不知是哪位影星住过呢?

  虽说瓦尔扎扎特是撒哈拉沙漠的门户,但其实离撒哈拉沙漠还有三百公里呢。早餐后离开奥斯卡酒店,酒店外十分热闹,似乎是有明星前来开音乐会,不过我们要启程无法看到演出了。上车后导游一句我们今天奔向撒哈拉沙漠话音未落,大家就欢呼起来。是呀,团友虽然只有十一位,但大家千里迢迢来到摩洛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想象的撒哈拉沙漠。今天能如愿以偿地了却见到撒哈拉沙漠的心愿,心中的高兴是不言而喻的。

  虽然又颠簸行进了七个多小时,但心情是愉悦的。途中午餐后参观了托德拉峡谷,红褐色的峡谷岩石在湛蓝天空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壮观,峡谷中一条河流更让峡谷增添了灵性。

  在干旱的摩洛哥内陆地区,水是非常珍贵的。北非地区比东非经济发达,水资源也好于东非地区,但依然是长年干旱,河流干涸,雨水缺乏。在马拉喀什那天下了场小雨,只有我们几位打伞行走,街上的人都冒雨坦然前行。导游说这里的人们认为雨水是上天的恩赐,让雨淋能洗涤污浊,和穆斯林做礼拜前小净一样,他们认为只有身体干净心灵才会干净。所以水对他们而言不仅是生存的需要也是精神层面的需要。现实生活中水资源的缺乏更让水显得弥足珍贵。

  下午六点过后,撒哈拉沙漠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红褐色的沙丘此起彼伏,延绵不绝,非常神秘壮观。我们要在晚上七点太阳落山前赶到沙漠的真正的边缘,以便踏进这梦幻般的沙海。我们加上领队一共12人,一半人选择乘越野车进沙漠,另一半人选择骑骆驼进沙漠。我和小玲都选择了骑骆驼。

  我因为在迪拜曾骑过骆驼,但那只是走几圈而已,这次是要骑一个小时左右,随着骆驼站立的瞬间,猛然的抖动心中还是不免忐忑。走了一会儿心中的紧张就不知所踪了。不过拿手机拍照还得小心翼翼,生怕手机滑落在这沙海之中。

  当太阳落山,夜幕降临,驼队在沙丘上的剪影美极了,只恨自己不会摄影,不能把这瞬间美景定格在相机里!不过走进撒哈拉沙漠,目睹这壮美的黄昏也是很美妙的事情了。想象中的沙漠苍凉孤寂,然而撒哈拉沙漠的红褐色全无苍凉之感,而且在沙漠边缘还有绿洲,串串椰枣结满椰树,人们生活祥和安宁。造物者让沙漠带给周边人们风沙侵袭的同时,也让沙漠带给他们福祉,沙漠成为了他们安身立命的地方。难怪三毛会在撒哈拉沙漠地区生活,虽然最终撒哈拉带给她无尽的悲伤,但撒哈拉也曾带给她甜蜜的回忆。

  进入沙漠之前,对帐篷住宿没有寄予太大的期望,然而到达营地,每座帐篷里现代化设施完善,浴室,马桶不仅齐备,还有Wi-Fi,真让人惊喜不已。

  晚餐也很丰盛,就餐的大帐篷让人想起古代安营扎寨的军中指挥之地,不过里面可比那时的军中首领们居住的阔绰得多了。晚上篝火晚会,伯伯尔人节奏强烈的鼓点声和满天星斗让沙漠之夜充满了神奇。

  明早要看日出,当第一缕霞光出现在沙漠上空时,不知该是怎样的激动人心?期待着……

  沙漠每天早上七点太阳会升起,早上六点半团友张姐约我和小白一起骑骆驼去看日出拍照。

  踏着沙子走上沙丘,十几个骆驼安静的卧在沙丘上等待主人的调遣,耐寒的骆驼其实已是整夜卧在这里了,那种安详和沙漠宁静的夜色相得益彰,突然觉得骆驼好可爱。牵驼人来后待我们骑上骆驼后带着我们缓慢地向不远处的沙丘出发去迎候沙漠早晨的第一缕霞光。七点时,晨曦中太阳冉冉升起,霞光照在沙漠上使沙漠的线条完美的呈现在人们面前,令人感动。拍日出和骆驼后回营地用早餐,早餐过后就乘越野车离开沙漠换乘我们自己的车。

  越野车的小伙子让我们准备好,播放着快节奏的阿拉伯音乐以很快的速度行进,大概中国人来此旅游的人多了,他们大都会说几句简单的中国话。开车的小伙子居然会说*我的妈呀*!*哎呦喂*!!大概乘车的中国人在高速行驶在沙丘的车中的惊呼声太多了了吧,摩洛哥小伙子都学会了呢!换车后我们离开壮观的撒哈拉大沙漠,翻越阿特拉斯山脉,向摩洛哥北方的古城菲斯进发。菲斯是座千年古城,中世纪时期的城墙和老城保存完好。

  据说是被世界地理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浪漫的十座城市之一,自古以来也是摩洛哥加工皮革制品和印染作坊最多的城市,人们在盛赞她的古老浪漫的同时,也把她称为全城弥漫着臭味的城市。这是怎样的一种混合啊?让人想一探究竟。一路上依然是荒芜贫瘠的土地,间或有羊群出现,黑色和土褐色的羊长得很瘦小,也许是没有足够的水草滋养它们吧!沿途只见到一片玉米地,不知摩洛哥的粮食是否也像东西非那样匮乏。当驶入伊夫兰小镇稍作休息时,我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树木参天,绿草如茵,街道干净整洁,房屋完全是欧式风格的建筑,街道两旁有很多咖啡馆和甜品店,许多人在咖啡馆和甜品店中或街边的座位上休闲地品着咖啡闲聊,完全是一幅欧洲小镇的街景。导游说这里是摩洛哥最富裕的地方,贵族学校就设在这里,被誉为摩洛哥的瑞士小镇。我感觉比瑞士的小镇更瑞士,真是不可思议,摩洛哥竟有这样美丽的地方。车驶出小镇,景象又恢复成摩洛哥的样子。

  终于抵达了菲斯古城,夜幕中匆匆看了菲斯一眼,晚餐后就住进了有着伊斯兰风格古老的酒店,明早去细细品味这浪漫的古城吧。

  非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曾经是摩洛哥的都城。她依山而建,老城麦迪娜不仅有保存完好上千年的城墙和建筑,仅是这层层叠叠的房屋和老城里大大小小九千(9000)多条迷宫似的道路和小巷,就够浪漫和令人向往了!

  穿梭在菲斯的小巷中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中世纪的城墙和建筑风格,大多只有两人宽甚至只有一人能穿过的街道,两面布满铜器店,染房,皮革店,手工艺品店和人们生活所需的各种小商店和各种叫卖声,在各种手工作坊的隔壁也有卖手机等电子商品的小店。在我们穿越游览中,人们见到我们多会说几句简单的中国话以示友好推销自己的商品。又一小男孩从我们身边跑过,一声“xi dada”让我们都惊奇并笑了。看来中国的影响力还是挺大的哦!由于参观游览时间不长,我们仅去了一家有代表性的前店后场的具有几百年历史的皮革制作和染房,在门脸很小的小楼登梯而上,在楼顶往下看,后院内规模宏大的上百个有几百年历史的染缸排列在此并正在被使用,让我们叹为观止!只是入门时发给每个人新鲜的薄荷叶也没止住我们对燃料臭味的嗅觉。小巷中弥漫的臭皮革味到这里真是小巫见大巫了,非斯的臭真是名不虚传!不过面对这迷宫般浪漫的菲斯城,即使有臭味前来参观游览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出了老城,穿过新旧交织的新城和新区,这代表历史沿革的非斯城渐渐远去,我们又驱车四小时去到另一座神奇的蓝色小镇舍夫沙万。

  小镇同样坐落山体上,层层叠叠。相传由15世纪被追杀的犹太教人所建,他们相信蓝色和天空一色,上天会庇佑他们,所以把房屋的颜色刷成各种蓝色。小城的中世纪房屋保存完好,和非斯一样小巷里有各种小商店,好像全城的人都在经商一样。

  只是没有非斯染坊染料布满全城的味道,而延续至今房屋的蓝色给小城以梦幻般的色彩,使人仿佛置身童话世界中。在上上下下,崎岖蜿蜒的小巷中穿梭探寻了三个多小时,并赶上稀有的小雨后。

  我们在夜幕中有驱车来到海边住下,明天一早赶赴港口,乘坐海轮去南欧的西班牙游览。摩洛哥的旅行接近尾声,北部临海地区的富饶,中部地区无尽的高山峻岭,南部的撒哈拉沙漠都给我们以深刻的印象。卡萨布兰卡的白色,马拉喀什的红色和蓝色的舍夫沙万以及美丽的伊夫兰小镇改变了我们对北非的固有印象,使我们对这神奇的人类发源地有了一点点感性的认识。非洲这片神奇的土地随着人们对她的关注和认识一定会慢慢揭开她神秘面纱的。

  摩洛哥精彩的行程分享结束了,是不是意犹未尽,马上就要进入西班牙啦,敬请等待下次分享。

  以上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本文内容为阳光旅行家原创,未经允许,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请大家同阳光旅行家一起尊重原创,支持原创。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